首頁 > 研究成果 > 繁星計畫入學學生學習與生活適應研究報告(上)

繁星計畫入學學生學習與生活適應研究報告(上)

2008年9月9日

為了解透過繁星計畫入學學生學習與生活適應狀況,特以首屆同學為研究對象,探討學生背景與所謂「弱勢」、「偏遠」的關連性。本研究主要在分析學生入學後之學業表現及社群參與,並交叉對照學生來自之縣市位置及資源、與學生填答本研究問卷之結果,藉此瞭解學生對以繁星管道入學之感受、學習與生活適應概況與困難、及因應行為等,期提供學校未來思考入學標準時之參考。

文/陳麗光(政大教學發展中心助理研究員)、劉芝均(政大教學發展中心兼任行政助理)

  本研究案於民國97年五月~七月底進行,為政大教學發展中心工作成果,若欲引用,務請事先告知並徵得同意,以示對智慧財產權之尊重。

研究緣起與目的 11-research-1765-02

  為實現「照顧弱勢、區域平衡」理念,自96學年度起,繁星計畫成為本校多元入學管道之一,為對該群學生有更多了解,本計畫以第一屆經此管道入學的四十名學生為對象,首先,根據其原畢業之高中類型、所在縣市位置、與該縣市預算資源等資料進行分析,探討繁星學生背景與繁星計畫所謂「弱勢」、「偏遠」的關連性,期提供學校未來再思考入學標準時之參考。其次,本研究分析學生入學後之學業表現及社群參與,並交叉對照學生來自之縣市位置及資源、與學生填答本研究問卷之結果,藉此瞭解學生對以繁星管道入學之感受、學習與生活適應概況與困難、及因應行為等,期於校園內建立針對繁星學生必要之支持系統。

研究方法

一、 相關圖書文獻收集與分析
二、 學生原住地區之資料收集與分析(如:就讀高中類型、地理位置、教育預算等)
三、 學生入學後一年期間學業與社團等資料收集與分析(課業表現資料僅限96學年度第一學期)
四、 本研究設計之學習與生活適應問卷調查與分析

結果
一、繁星學生背景與繁星計畫之「偏僻、弱勢」定義之貼近性
  本研究宥於無法直接取得學生個別之家庭經濟狀況資料,故,僅能以學生原畢業高中之地理位置及針對該縣市所在之資源與預算等數據為依據,作為了解學生與「偏僻、弱勢」定義是否貼近的基礎。首先,我們依學生原就讀高中類型及高中所在縣市作為判斷繁星學生是否為因地理偏僻而造成之教育弱勢族群。其次,針對學生原先就讀高中所在縣市之(一)地方政府教育支出、(二)家戶平均可支配收入、(三)各縣市家庭收支重要指標—家庭現代化設備狀況,進而與學生填答問卷之結果做交叉檢視,分析第一屆繁星學生是否為來自經濟預算資源可歸類為教育弱勢之族群。結果發現如下:

(一)本校繁星學生70%來自大都會地區,非地理偏遠學生

  本研究以繁星學生就讀高中的所在鄉鎮縣市之都市化等級劃分來做為判斷地理偏僻與否之依據,發現:四十名第一屆學生中,約1/3來自位於台北市的高中,且70%學生原就讀高中所在區域,為人口眾多的大都會(鄉鎮縣市等級一~十級),僅三名學生來自可被列為偏遠區域(鄉鎮縣市等級五十級以上)的高中。

(二)本校繁星學生多來自公立高中,甚為明星高中,非教育資源弱勢學生

  若以高中類型做區分,第一屆繁星學生原就讀高中為公立(含國、市、縣立)者佔75%。若以該高中於該區域之基測分發排名做區分,20%來自排名佔該區域前1/3的高中,且有12.5%畢業自所謂明星高中(即各區第一志願或前10%)。若交叉檢視繁星學生原畢業高中所在的縣市鄉鎮位置、畢業之高中類型、與該高中基測分發排名,僅有三名學生因其來自偏遠地區且高中基測排名為該區域之後1/3,而可被歸類為教育弱勢者。此結果可推知:本校第一屆繁星學生的背景符合繁星計畫「照顧弱勢、區域平衡」精神的比例並不高。

(三)本校繁星學生來自教育預算與資源弱勢區域的比例並不高

1. 根據地方政府教育經費

  根據「教育經費統計-各級政府教育經費支出」統計表(教育部,2008),四十名第一屆繁星學生中,僅5位(佔12.5%) 可被歸類為教育資源弱勢者。

2. 根據家戶平均可支配收入

  行政院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報告之高低所得家庭受高等教育比率」推知:出身於越富裕家庭,其能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越高。分析後發現:第一屆繁星學生來自可支配收入為第三、四、五分位的縣市,其中,僅6名(15%)學生來自可支配收入為第三分位之縣市,可被歸於教育弱勢族群(其所受高等教育的機會,相對於第四、第五分位者低)。

3. 根據家庭現代化設備狀況

  將各縣市家庭現代化設備擁有狀況作排名候,發現有六名繁星學生來自縣市家庭現代化設備擁有狀況排序佔後1/3者,可被歸類為經濟資源弱勢者。

4. 根據因個別家庭經濟狀況而生之工讀需要

  根據本研究專門設計之問卷,65.71%的第一屆繁星學生沒有打工,而有打工的同學中,大多也是為了個人生活零用而工讀,真正為了存學費或貼補家用的同學只有4位,由此似可推論,第一屆繁星學生中,有經濟困境者的比例極低。11-research-1765-03

  綜合上述,不論是以地理位置上的偏遠與否、以高中類型與排名來區分、或是以所在地是否位處預算經濟資源較低排名縣市與否來判斷、或以學生是否打工及打工之目的來檢視,本校第一屆繁星學生屬於符合繁星計畫「照顧弱勢、區域平衡」的比例皆不高。本研究綜合上述諸多檢核因子,最後得到僅10名學生(佔繁星學生數之25%)可被視為真正符合繁星計畫精神之教育弱勢學生。

二、繁星學生學業、生活、適應、及參與狀況

  本研究針對繁星學生發出問卷,25題問卷包括七個面向的提問,結果整理得其入學一年裡,在學業、生活、文化適應、校園参與等狀況如下:

(一)自己、同儕、師長對以繁星管道入學之態度

  針對學生本身,填寫者回答「繁星計畫只是多元入學管道的一種,因此沒有特別想法」與「我不介意讓人知道我是以繁星計畫入學,不會刻意隱瞞,但也不愛人提」皆達51%,42.86%認為「繁星計畫實現了我進入頂尖國立大學或理想科系的夢想」。

  針對同儕的態度,雖多半繁星學生勾選「沒有特別反應」與「不能確定他們的看法」,但值得留意的是,仍有學生表示其感受到身邊的同學們「認為我以繁星計畫入學,因此學業及各方面能力較不如人」、「對於以繁星計畫入學的我有刻板印象(例如:認為我一定是從鄉下來的。)」、及「認為繁星計畫對於以其他入學管道進入政大的學生來講不公平,因此對我不太友善」,有必要進一步瞭解。

  針對師長(導師或其他授課老師)是否會在課堂上強調其繁星身份,或予特別協助或表現較負向態度,70%以上的學生表示:並不確知老師們是否知道其為繁星學生,其餘填答顯示:老師若知道其為繁星學生,在課堂上也會一視同仁。另,沒有學生特別感受因此身份而被師長特別協助與照顧。

(二)對就讀科系領域的滿意與因應

  57.14%學生表示「我很滿意我目前就讀的科系,該專業領域是我的興趣」。20%表示「我很滿意我目前就讀的科系,但滿意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對專業領域的興趣。」17.14%表示「還在摸索中,不清楚自己喜不喜歡這個科系的專業領域」。問卷結果也發現:有一半以上的同學(54.29%)申請輔修或雙主修,兩名學生分別因「專業領域不是我的興趣」於入學前與入學後規劃轉系。

(三)繁星學生的學業表現與學習狀況

  繁星學生96學年度第一學期學業成績有超過50%(共有24人)之學期平均成績達全班前1/3。有趣的是,來自本研究定義為真正偏遠與經濟弱勢區域的10名學生中,有8人的學業平均成績落於全班前1/3,反觀,來自台北縣市立高中畢業的繁星學生於96學年度第一學期的學業成績則表現較不佳,多達10人(佔全部的62.5%)的學期平均成績落在班上排名的中或後1/3。由上可知,真正符合繁星定義的第一屆學生的學業表現,並未因其入學管道所需的分數標準較低而有所影響。

(四)繁星學生的學習模式、困難、因應作法

  針對學習模式,71.43%的學生「習慣自己一個人唸」,28.57%的學生「習慣找同學或學長姊一起讀書討論」。

  針對學習困難的複選填答中,有3個人次選答「因為以繁星管道入學,我發現自己高中所受教育基礎不足,使我必須在學業上加倍努力才能跟上進度及要求」,另3人次勾選「不知道哪邊有可以協助自己改善學習方法與效能的人或資源」,7人次填選「因為與自己來自相同高中或地域的同學或學長姐不多,不易藉以做學習經驗的交流討論」,顯見繁星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確實遭遇較一般管道入學者特殊的問題。

  針對學習困難之因應,第一屆繁星學生多半求助同班同學(88.57%)或政大師長與助教(54.29%),請教教學助理或學習輔導員僅17.14%,低於「上網求助」(40%)、「請教上大學以前認識的師長或同學」(22.86%)及「家人親友」(20%)。此項結果顯示:教學助理或學習輔導員的協助管道仍有改善與擴大提供學習服務的空間。

(五)繁星學生的人際狀況瞭解

  針對第一屆繁星學生之人際狀況,勾選「班上所有同學」(37.12%)及「(同寢或同棟的)室友、同學或學長姐」(25.71%)為「這一年中最主要的好朋友」佔最多。其次為「上大學以前認識的同學及朋友」(20%)、「社團同學及學長姐」(8.57%)、「系上同高中的同學」(2.86%)。

  針對「與系上同學的互動情形」及「與室友的互動情形」兩題,表示「我與班上一半以上的同學都相處融洽」與表示「與大部分的室友相處融洽」皆為最高選項,分別占50%及57%,但亦分別有2位及1位同學在這兩題勾選「我覺得自己並非班上的一份子,無法融入」及表示與室友相處有困難。

  針對「與導師的互動關係」的複選題,85.71%表示「我不主動與導師互動」、28.57%表示「導師並未主動跟我互動」,僅17.14%表示「我會請導師提供與課業學習有關的資料或建議」。針對整體與任課老師的互動關係,45.71%表示「會和老師討論與課程有關的知識及想法」、37.14%表示「課堂上與課後皆無互動」、31.43%表示「會請老師提供與課程有關的參考資料」、僅兩位(5.71%)表示「人際、生活、及感情上的事也會與老師討論」。

(六)繁星學生的活動參與瞭解11-research-1765-04

  針對「過去一年花費最多時間與精力的活動為何?」,將近3/4(74.29%)的同學勾選「學業」,14.29%勾選「社團及校友會活動」,為最高的兩選項。針對「是否為了趕上學業上的進度或要求而放棄參與校內的活動?」之問題,45.71%表示僅一兩次或僅在考試前才如此,31.43%表示「從不曾為學業放棄參與活動」,值得留意的是,有4位同學表示上下學期都因為趕上學業要求,而必須放棄參與校內活動。由於有20%的第一屆繁星學生(10位)在大一整年完全沒有參與任何學校活動、工讀、獎懲。其中,96學年度第一學期學業班排名居中或後1/3 的學生有5位,佔皆無參與活動、工讀、獎懲學生中的50%,進一步由問卷結果檢視後,約可推敲學業負擔或跟不上進度、或因需補貼家庭經濟而需從事校外打工等,也許是某些學生一整年沒有參加社團或報名活動、亦無獎懲或在校工讀的可能原因,但此項需再深入追蹤後方能確知。

(七)繁星學生的生活與文化適應與因應

  針對「進入政大後,請問您遭遇到哪些生活適應或因地域差異造成的文化衝擊?」,填選「離鄉背井,生活上的大小瑣事都要獨自處理面對」、「新人際關係的建立不如以前單純簡單」、「完全沒有」三選項者,皆佔31.43%,為該題最高之勾選項。另,28.57%勾選「與我來自相同地區或高中的同學或學長學姊很少,所以會覺得孤單」;22.86%勾選「這裡的價值觀(物質或語言上的)與我生長環境的價值觀很不同」;勾選「都市人的冷漠與勢利讓我覺得挫折」與「對其他同學討論的話題感到陌生,無法參與、打成一片」,則分別有3人次(8.57%)與2人次(5.71%),值得留意是否為因為繁星背景而產生之特殊適應問題。

  針對「在生活適應上遭遇困難時,通常會傾向找哪些人求助?」,以填選「系上同學及學長姐」最高(68.57%)、第二高的選項為「自己解決」與「家人或親友」,皆佔57.14%,第三高的選項為「同宿舍或同寢室的室友、同學、或學長姐」、「上大學以前認識的師長、同學」,皆佔42.86%,第四高的因應方式為「上網求助」(22.86%)。針對「是否希望與其他繁星入學學生組成一個團體,以彼此交流、支持?」,54.29%回答「不知道」、25.71%表示「不希望」或「非常不希望」、20.00%表示「希望」或「非常希望」。37.15%表示「願意」或「非常願意」於日後就繁星學生之學業與生活服務,提供意見與建議,我們並進一步將學生於開放性問題中提供的建議,整理歸納成七大類意見。(待續,研究報告下集將於第十二期刊載)

相關文章

編輯小組 研究成果 ,

  1. 本篇文章目前尚無任何評論。

歡迎發表您的意見

歡迎您使用本中心電子報回應功能!您可使用本功能發表您的讀後感想、提供相關資訊與意見供其他讀者分享,亦可針對其他回應進行討論。偏離上述目的之留言,系統管理員保留逕行刪除(不另通知)之權利。轉載授權或其他編務相關問題,請直接與電子報負責人聯繫;活動或計畫相關問題,請洽各業務負責人。謝謝您的支持與配合,盼望您在此有愉快且收穫豐富的交流經驗!

  1. 本篇文章目前尚無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